张怡微:从旧文读出新意 自故事看出新解

首页

2018-10-04

《新腔》,张怡微著,山东画报出版社2018年8月第一版,元作家张怡微在2017年从台北回到上海。

她完成了台湾政治大学的博士学业,做了那么多年学生的她,走上本科和研究生时期的母校复旦大学的讲台,给研究生上创意写作课。 一年多过去了,张同学变成了张老师,她的写作状态依旧,一只手写小说,一只手写专栏随笔,写得越来越从容。

写作之于她,是彰显才情的平台还是安身立命的职业?皆不尽然,也都有一些。

2017年,张怡微的“家族试验”系列小说《细民盛宴》《樱桃青衣》出版。 这些小说对那些市井人物的喜怒哀乐有生动刻画,对人情世故的叙写冷静而老到,令评论界和读者领略到她在小说中呈现的个人风格和成熟气质。

在最近问世的文化随笔集《新腔》中,她将笔触指向张爱玲、白先勇、王安忆、王朔、村上春树的小说,也把目光投射到中国古典小说、戏曲以及《一一》《半生缘》《最想念的季节》等华语艺术电影上,在对这些文学艺术作品的品味和解读中,发现一些文本或镜头之外的意味深长之处,表述出某种新意。

所谓“新腔”,如她在这本书的“后记”中所言,“也许是旧文新读,也许是故事新解;是时间的游戏,也是心事的重省”。 张怡微告诉本报记者,目前的主要工作就是教书。

此外,她还要读书、看电影、做研究、看戏、写小说和专栏……她的博士论文《明末清初西游记续书研究》已经和出版社签约,即将进入编辑出版流程,文学评论集《却看小说的从前》也将随后和读者见面。

对写作,对自己,她有着清醒认识。

她并非不悔少作的作家,十七岁获得“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早早出书,她不讳言有些早期作品未必好。

所以,谈到小说写作,她说,“小说也在写,写得比之前少一点”。

这是“慢工出细活”之意吧。

相关新闻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