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著名书法家倪竹青老先生逝世,留下的墨宝让生命与品格以另一种方式延续

首页

2018-11-28

  青山依旧,斯人已逝。 一路朝着普陀岳泉公墓的方向行走,山风阵阵,仿佛也在诉说着无尽哀思。

昨天,舟山著名书法家倪竹青老先生于清晨在家中安详离世,享年99岁。   倪竹青,1920年3月生,普陀书画院顾问。

他曾任舟山书画院院士、普陀书法研究会会长、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等,作品多次在省级以上各类大赛中入选、入展、获奖。

2000年,他被市文联评为市首届“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声誉播及省内外。

他不但在市内外留有墨迹,还有不少作品被日美等国和港台地区收藏。

  作为舟山书画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也是作家三毛在大陆最亲的人,倪老靠着一支笔、一方砚和一颗从容富足的心,书写了自己的笔墨人生。

除了一幅幅墨宝,他留给后人的,还有那为人称赞的“人正笔正”的品格精神。   各方吊唁 “倪老,一路走好”  “戊戌冬月十一月二十三日晨,含泪沉痛告知:师父老人家安详地走了!愿天堂里没有病痛,师父老人家啊,您一路走好!”昨天上午,倪竹青老先生的关门弟子林光辉在朋友圈发布了这一消息。   市书法家协会获知消息后,派代表第一时间前往岳泉公墓吊唁,表达了书法界对于倪老离世的悲痛之情。

  因为工作关系,市书法家协会会长贺能与倪老一直有接触,在回忆中,贺能不止一遍表达出了惋惜之情。 “倪老的书法造诣不用多言,而作为一名书法人,在这个纷繁复杂的社会里,倪老一直秉持着艺术家的纯净和清气,这就是所谓‘人正笔正’的品格。

”贺能说。

  倪老生前与作家三毛一家人很有渊源,被三毛视为大陆最亲近的人。 倪老离世的消息,定海区台办相关负责人通过微信告知了三毛亲人。 三毛弟弟陈杰委托女儿发来唁电:“得知倪老仙逝,我们一家人十分哀痛,百岁老人及认识我们家一家四代的长辈过世了,希望他一路走好。 ”  三毛姐姐陈心田的女儿黄齐芸代母亲也表达了“沉痛悼念百岁老人,书法家倪竹青老人”的哀思。 三毛家人并委托该负责人依照当地仪式,代他们以三毛家人的名义送上了花圈。   本土作家孙和军曾为倪老的书籍《百岁墨痕》作序,得知倪老过世的消息后,他发文吊唁:“先生步入的另一个世界,一定是一座绽放荣誉之花的宫殿。 先生书墨成哀哀绝唱,先生容颜唯殷殷挂记;先生英灵化缕缕青烟,先生品格仍慈惠芬芳。

先生留给舟山的,是一部书,一部有生命的、光亮的、深刻的、饱满的传奇。

先生一路走好,安息千古。 ”  倪老生前热衷慈善公益,在得知倪老离世的消息后,几位曾受过倪老捐助的聋哑人,虽然无法靠语言表达哀痛之情,他们也通过市聋哑人协会秘书长顾竹君表达了对倪老无声的哀思。   “昨天开始,我的手机一刻都不曾停过,都是社会各界打来的电话,或是发来的信息,希望通过我转达对倪老家人的问候。 ”林光辉说。   情系笔墨,书就百年人生  斯人已逝,留下的墨宝却依旧熠熠生辉。

  倪老痴情翰墨,幼承庭训,对书法情有独钟。

在普陀书法界,倪竹青先生是继陈杭生、滕禾生前辈之后的大家。 倪竹青先生,不仅篆隶行楷荟于一书,而且诗书画印集于一身,尤其擅长小楷,一生孜孜不倦,精益求精。

  说起与笔墨结缘,还得从倪老幼时开始回忆。

倪老童年时家境不算好,但父亲闲来无事喜欢写字,这个爱好也影响了他。

倪老10岁开始练字,因为买不起纸砚笔墨,就以一块大方砖代替纸,用羊毛自制了一支笔,每天早晨悬腕,蘸着清水在砖上写字,一碗水写完为止。

在他14岁的时候,家里借钱让他去舟山中学读书。 他平时舍不得吃穿,节省下来的钱就买字帖。

  从年幼到古稀,每天提笔练字,是倪老贯穿一生的事业,直到98岁高龄,他仍出书画作品集。

去年2月22日,普陀区委宣传部为提升城市文化品格及文化感召力,精选了倪竹青老先生近几年创作的重要作品,面向全国发行,正式出版了《问竹——倪竹青书画作品集》。   因为笔墨,倪老的一生与三毛一家人结下了不解之缘。

1936年,倪老一家人租住了三毛祖父陈宗绪的一间空房,陈老先生识字不多,每次给远在南京的儿子写信,就叫倪老代笔。 后来,陈老先生介绍他去南京,三毛父亲和伯父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倪老凭借书法的一技之长在那儿当了一名书记员。

  1949年,陈家举家去台湾,倪竹青在上海工作一段时间后便回到舟山,从此一别近40年音信全无。

两岸通邮后,1988年5月20日,作家三毛收到了倪竹青的来信,当日即给倪老写了一封长信。 第二年4月20日,阔别大陆40年的三毛,终于回到了魂牵梦萦的故土舟山,实现了与倪竹青叔叔重逢的夙愿。   三毛对倪竹青的书画作品十分欣赏和喜欢。

在他们以后的通信交往中,谈论书画成了主要话题。

三毛将倪竹青的一幅墨竹发表在台湾《明道文艺》上,心中倍感“此情已非南京彼情”,之后两人交往日炽,成就了一段忘年之交,三毛把倪竹青当成了“在大陆最亲爱的人”。   今年3月18日,倪老的百岁寿辰上,三毛的弟弟陈杰携其女陈天明、三毛的外甥女黄齐芸都代表家人前来祝寿。   德艺双馨,永留清气满人间  数十年来,倪老为渔农民书写春联,早成惯例,为社会公益题词撰联不计其数,被评为舟山市“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

倪老一生热衷公益、慈善,一生清简却多次向慈善组织捐款捐物。

  今年3月,倪老的百岁寿诞由徒弟林光辉一手操办,并出书《百岁墨痕》。

“当时,为倪老拍摄的、为倪老新书作序的,很多很多人,都表示不能收钱,要为倪老尽一份心。

”林光辉说,这其中很多人可能与倪老都没见过面,但师傅为人的正气、清气早已被人们所知。   师从倪老20余年,林光辉从倪老的一笔一划中,学到了许多人生真谛。

“他从未说过我一句重话,只是一遍遍写给我看。 而且师傅为人谦逊,虽是书法大家,但只要有人来求字,他都会答应对方的要求。 社区里组织的春节义务写对联,他也会参与其中。 ”林光辉说,今年5月份出院后,每天倪老只有很短的一段时间能够起身活动,但即便如此,他只要能提得动笔,依旧帮大家题字。

  今年10月14日,在“舟山有你,越来越好”创建全国文明城市主题晚会上,倪老为创城手书的墨宝——“舟山有你,越来越好”首次亮相,这幅墨宝也是倪老在病榻上写就的。

  去年,正逢“里斯本丸”事件75周年。 在舟山举行的纪念活动上,倪老也向“里斯本丸”号最后一名英军战俘幸存者——丹尼斯·莫利先生赠送了一幅“中英友谊长青”的墨宝,并因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我父亲一直身体很好,基本上就没有去过医院,但是从95岁开始,身体有些小病小痛。 ”倪竹青老先生的长子倪海东说,今年5月份,倪老因为胸积水住进医院,但住了半个月左右,倪老便要求回家休养。

“我父亲,一生喜欢清净,看淡人间俗事,我们也尊重他的意愿。

”倪海东回忆,倪老虽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有所感知,但从不将生死挂在嘴边。   倪海东说,父亲这一生就好书法、乒乓两样,不吸烟也不喝酒,平时以牛奶为酒。 生病前,他一直过着三餐有序的日子,按时吃饭,不过于饱也不过于饥,餐桌上也是荤素搭配、以素为主。

写写画画是倪老锻炼身体的最好方法。 央视《千年国医》也曾经专门以“书法与养生”为主题,请倪老做过节目。

  倪老曾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回望这一生,我就是一个普通人。 ”但细数倪老生活中的点滴,可以发现,除了墨宝,他留给人间的正气与品格,更值得后辈珍藏。

  倪老,愿您一路走好,安息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