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企业自主创新能力的缺陷与提升

首页

2018-11-27

内容摘要:关键词:作者简介:  2017年,我国企业研发经费支出占全社会比重为%,从数量上看已成为研发投入主体;企业研发人员全时当量在三大执行部门比例超过3/4,从研发人力投入看,也已成为科技创新的主体。 然而,从结果看,企业的高水平技术创新成果还比较少、高层次人才比较缺乏、基础研究缺位与应用研究严重不足并存。

  企业自主创新能力不足的主要原因  技术引进路径依赖。

1995年我国就确立了科教兴国战略,2006年国家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纲要更是把自主创新作为科技发展第一原则。

然而实践中企业发展所需技术更多从国外引进,而非自身积累,并且存在消化、吸收投入不足,例如我国企业技术引进经费占研发经费的比重,长期维持在1∶2左右,与日、韩历史同期的1∶10技术消化力度相比,差距显著。   企业应用研究长期缺位。 我国工业企业研发活动更多以试验发展为主,在应用研究上投入相对不足,长期维持在5%左右的水平,基础研究更低,几乎可以忽略。

而发达国家企业研究经费中,基础研究一般占4%—8%,应用研究比重一般超过20%,最高接近50%。

基础研究、应用研究比例过低,直接制约了我国企业技术创新能力的积累。

  缺少高水平专业技术人才成长土壤。

很多高水平专业技术人才从国外引进来,大都去了科研院所而非企业,这在一定程度上与在企业难以发挥专业特长有直接关系,也进一步说明了企业还没有成为高层次人才开展技术创新的理想平台。

  企业自主创新能力的制约因素  自主创新缺少有效财税政策支持。

为加强自主创新,我国推出一系列税收奖励政策,然而税收优惠更多“重结果,轻过程”,对企业研发缺乏有效激励。

例如,在税收支持政策中,企业所得税优惠所占比重最大,高达38%,然而大部分创新型企业在发展初期基本没有利润,因此无法享受相应税收减免。 而企业在最需要支持的环节,如厂房设备加速折旧、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或税收抵免、科技开发准备金提取等,政策尚未不能到位。

  企业自主创新产品缺少必要的市场空间。 科技成果的产业化,通常被认为是技术创新的最后一公里,然而从现实看,产业化后的企业成长更为关键。 长期以来形成的传统观念,使得自主创新产品在推广应用上遇到极大障碍,由于缺少自我完善机会,使得自主创新型企业的成长受到抑制,甚至影响到了企业的生存。

以轨道交通控制系统为例,2010年一直是国外技术主导,国内企业即使技术可行,也更多以安全为由被拒之于门外,从而导致相关企业发展十分缓慢。

若非国外产品频现故障,且服务响应滞后,严重影响了轨道交通的运营,国内企业很难会有上场机会。

  支持企业创新发展的金融环境亟待改善。 大多自主创新型企业,无论在初创期还是高速成长期,都会受自身信用有限、规模不大、风险偏高、盈利不稳定等因素影响,很难满足现有融资机构的门槛要求,尽管国家出台了一些政策措施,但金融机构为防风险、控成本,缺少实质性改革和突破,致使融资难、融资贵仍广泛存在。

  完善企业自主创新能力的政策支撑  加强技术引进统筹,提升企业技术学习水平。 一方面,要统筹关键技术、装备技术引进,明确各时期的技术引进、消化吸收以及创新重点;另一方面,要将自主创新能力内化为企业发展的第一动力,努力提升本土企业的技术学习水平,使之有能力鉴别和吸收境外先进技术,跳出技术“引进—模仿—落后—再引进”怪圈,打破产业“低端化、同质化、边缘化”发展魔咒。   引导企业加强研发投入。

我国科技创新型企业考核评价体系,不仅要考核产值和利税,还要考核科技研发投入、技术消化、协同创新等指标,考察其开展重大共性基础研究和重大行业标准修订、参与国家重点实验室及国家各类平台建设运行维护、科技人才的培养使用与成长等方面绩效,加强对科技创新价值导向的引导。   科学确定财税政策着力点,提高政策针对性。 着力构建以企业研发为核心,税收优惠方式灵活、税种分布合理的政策体系,对已认定的高新技术企业,其研发投入税前抵扣、研发费用向后结转、研发准备金提取,在初始年度均可实现税前列支,充分发挥间接优惠对高新技术企业的研发投入激励作用,加快实现从支持科技成果产业化发展、支持生产贸易环节向支持研究开发环节、创新创业支持体系建设转变。

  为自主创新产品提供市场空间。

应综合运用公共采购、法规、标准等政策工具,加大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新技术产品的市场培育力度。 在不违背WTO公平公正、反歧视原则前提下,充分发挥政府采购等政策对创新创业的激励和导向作用,为自主创新产品在市场准入、合同评审、采购预算等方面给予优先待遇。   进一步优化完善企业融资环境。 在直接融资方面,加大资本市场对创新型企业上市融资、再融资和市场化并购重组的支持,鼓励符合条件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发起设立企业创新发展基金;在间接融资方面,应完善商业银行考核体系,提高创新型企业授信业务的考核权重,鼓励创新金融产品、模式和服务,加大对创新型企业的资金支持力度。